返回第153章:首富白敬城  重返1987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白建彬不是傻子,这些摩丝的价格,他早就已经差遣人打听过了。

    量大的话,顶了天也就一块六一罐。

    比当初合同上的价格,可是高了几倍。

    本来那天就是因为精虫上脑,才被坑了几万。

    这要是现在再用几倍的价格,补上尾款,那就是真傻子了。

    眼看这家伙不做声,黄一超故意看向张旭:“张先生,真不好意思,今儿让你见笑了,不过你放心,只要白少爷肯继续履行合同,缺你的三百八十箱货物,会按照他合同的价格补偿给你。”

    “那就麻烦黄先生了。”张旭也是故意接了话茬。

    明明知道两人是故意演的双簧,可白建彬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履行合同,他又得当冤大头。

    要是不履行,这些货物又得照数拿出来给他们。

    不管做什么选择,都是亏,无非就是亏多亏少的抉择而已。

    “怎么样,白少爷,想好了么,如果您要是选择不下来,我到时候回去会跟厂子里的领导说,到时让他们找市场监管,顺带着找找外面报社,帮你们白家打打广告,哦,对了,合同方面,也会按照上头的约定,进行诉讼理赔。”

    话至此,黄一超已经把所有能想到的威胁,都一股脑的丢了过去。

    原本白建彬还想着跟张旭硬刚一下,可这黄一超的出现,却是让他意外不已。

    “好好好,咱们山水有相逢,这次,我认栽了,入了库的货,我一会让人带你们去拿。”

    黄一超顿时连连拍手:“既然白少爷那么通情达理,那剩下需要补足的部分,我就按照,我们厂子的出场价格给你算,可以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白建彬也是没有其他选择。

    “好,我答应”

    就在他想要点头时,一道浑厚的声音打破了这安静的夜:“什么时候,江家赚钱,都需要靠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

    众人寻声看去,几道人影出现在了不远处,边上还停着几辆车。

    借着昏暗的灯光,张旭依稀能认出来,其中一辆车,正是当日停在自己家门前的丰田八代皇冠!

    而且这豹子号的车牌,更是彰显了车主人的身份。

    “爸?!”

    白建彬率先喊出了声,除了惊喜之外,声音之间带着些许畏惧。

    爸?

    听着这小子的喊话,张旭眉头顿时紧锁,这出现的人,竟然就是莞市首富,白家白敬城!!!

    此时的白建彬见自己老子出现,立马就低下了头,可见平时在家,是有多畏惧自己这个父亲了。

    白敬城缓步往前,中年发福的身子,看上去微胖。

    只是当昏暗的路灯照在他脸上时,张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一道从下巴连到左侧太阳穴的伤疤,十分吓人。

    这年头的首富,能发家要么是靠着运气,要么是靠着狠劲,显然白敬城是后者。

    他身后跟着几个保镖,个头都在一米九以上,哪怕是晚上,也都带着墨镜,脑袋还时不时的朝着左右看看,似乎是在查看周围的情况。

    白敬城走到张旭跟前,缓缓伸出了手。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围人都陷入了沉默。

    赵建国见状,也是担心这些人对张旭有威胁,上前一步,直接横在了两人中间,同时也挡住了白敬城的手。

    “哈哈哈哈,我以为是什么够胆的新人,竟然能把我儿子逼到这份上,没想到也只是个胆小鬼而已。”

    “你”

    陈鹏听后,立马上前想要上前理论,却被张旭伸手扯了回来。

    缓缓推开挡在身前的赵建国:“没事,赵师傅。”

    听着他的话,赵建国也没多说什么,再次退到了张旭身后,不过这紧绷的身子,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是随时都准备好动手了。

    张旭盯着白敬城的手,突然咧嘴一笑,伸手就要跟对方相握。

    谁知道,人家直接将手给缩了回去,让他抓了个空。

    再看白敬城,眼神之间满是嫌弃。

    “行了,今儿的事情,我多少也是明白一点,”白敬城转头看向黄一超,问道:“你是江家的人吧?”

    “我是清迪摩丝厂的员工,您说的江家,应该是我们厂子幕后的老板。”

    黄一超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能在别人面前暴露出来,所以在介绍时,也并没有扯上江家太多。

    对方笑笑,摊出左手,保镖立马将已经准备好的东西递了过来。

    “合同?!”白建彬见状,顿时一愣。

    面前出现的这份被粘起来的合同,正是他当时在饭馆已经撕碎的合同。

    白敬亭单手拿着合同,缓缓开口:“这合同,我看过了,价格可是高出你们给其他人的数倍了。”

    “那,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是正常溢价而已!”黄一超眉头紧皱。

    “溢价撑死翻倍,而且是需要在特殊情况,成本同比增加的情况下,才算是正常,我儿子的合同,跟张旭的比起来,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吧,区别对待,这可有违公平竞争原则,要是反应到工商”

    瞧着这家伙故意停顿,没有继续往下说,张旭这边几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