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84章 清理!  大明之东江再起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不多时,整个新城便再次进入到了恐怖的戒严状态,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几如是挨家挨户的搜查询问。

    李长寿此时也来到了粮草大营附近、一座三层酒楼的楼台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一幕,英挺的脸孔上,没有半分表情。

    一直以来,李长寿都以为,他对新城的掌控力很甚,说‘如臂使指’怕都是不为过的。

    毕竟,这座土城,完全是他李长寿一点一点、亲手建造起来,包括城中的大多数居民,也都是他李长寿亲自筛选过的。

    可直到此时,李长寿才是明白

    现实,给了他李二一记响亮的耳光!

    脸他么都快要被打肿了。

    ‘辅兵制’看似稳妥,也都是精挑细选一般,却究竟没有经历过真正成建制而又严酷的操练那!

    某种程度上,他们跟‘伪军’也差不多了。

    这种状态,你又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你跟他谈军法,他竟然跟你谈乡里乡亲

    不过,脸虽然都快被打肿了,但李长寿此时却又是无比庆幸,乃至是求神拜佛一般的庆幸!

    老天爷保佑。

    汉人的列祖列宗保佑哇。

    幕后之人,看似精明,实则是毛毛躁躁,蠢笨如猪。

    倘若!

    倘若此事他不着急现在发作,而是待到过些时候,鞑子主力来了,亦或是把他们都迁徙到二郎神岛之后

    怕便是李长寿都鞭长莫及,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干扛着的

    而这也让李长寿切身体会到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并不是同一个村子里出身,你自以为很了解,了若指掌的乡里乡亲,便是能真正值得你信任,并且放到关键岗位上的。

    而李长寿也更痛彻心扉的明了了!

    日后,哪怕兵力再捉襟见肘,哪怕日子再为难熬,该有的核心部署,也决不能偷工减料,滥竽充数的!

    也幸好此役他们只是操控老百姓抢东西,李长手这边反应也极为及时,倘若他们是杀人放火呢?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也就一刻钟的时间,杨磊便是‘蹬蹬蹬’的快步爬上了楼梯,恭敬对李长寿低低禀报:“爷,查到了。事情竟然指向了胡四海、胡掌柜那边,数人都是指证,事情是胡四海的相好郇氏撺掇的”

    “呵。”

    李长寿闻言竟并没有太多意外,嘴角边,反而倒是浮现起一丝弯弯笑意。

    片晌,道:“既然找到了,便将人,他全家人,都带到粮草大营吧!”

    “是!”

    “千总爷,误会,误会,这,这一定是哪里有误会啊”

    不多时,胡四海一家人,便是尽数被带到了粮草大营这边。

    这厮一看到李长寿,腿都是止不住软了,忙是跪在地上便拼命磕头。

    可李长寿却根本不摆他,直接让人将他带到了旁边的公房里。

    而李长寿再转而看向胡四海的‘家人’,眉头止不住紧紧皱起来。

    胡四海的‘家人’足有十七八人,却又哪是什么家人了?

    除了两个清秀的小厮,两个风韵犹存的管家婆子,剩下的,便尽是娇滴滴的妙龄少女!

    俨然。

    这厮看似是跟李长寿捆绑在了一起,实则,早就留好了后路,根本就没把家人往这边带。

    思虑片刻,李长寿对旁边满脸自责、一副要吃人模样的胡忠军耳语几句,便是大步来到了这边公房内。

    “唔,唔,千总爷,在下冤枉,冤枉哇这一定是有人诬陷在下啊!在下对千总爷您的忠心,千总爷您难道啪”

    可怜胡四海还要急急解释什么,旁边的墩子再也忍不住了,劈头盖脸的一个大耳光子便是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大饼脸上,暴虐的啐骂道:

    “狗杂种,你他娘的唬谁呢?!真以为转了几转,咱们就找不到你了?不怕实话告诉你,千总爷早就对你们这帮人有所防范,一直在盯着你们呢!你以为老子们不知道,那姓郇的骚婆娘,是你个狗杂种的姘头?!”

    “这”

    胡四海陡然也反应过来。

    饶是他已经足够高看了李长寿,却还是小瞧了李长寿的能量和手段啊!

    无怪乎,无怪乎人家年纪轻轻,便是能走到此时,独镇一方了哇

    “哇”

    转而,他忙是急急看向李长寿道:“千总爷,千总爷,我姓胡的知错了,知错了哇。可是千总爷你也知道,我就是吃这碗饭的哇。若是不”

    “哎,胡爷,行了,不用再解释太多了。这事儿,我也并未怪你,你也有你的苦衷不是?再者说,前番时,胡爷你深入鞑子营地,也是立下大功了的吗?来,墩子,你傻了么?还不快给胡爷松绑?”

    李长寿说着,忙是招呼墩子。

    墩子一愣,转而便反应过来,忙是陪笑道:“胡爷,您千万别生气,我这也不也是气昏头了嘛?说到底,咱们汉人,才是一家人嘛!”

    “不生气,不生气,都是误会,误,唔”

    然而就在胡四海先对墩子解释几句,又忙扭过头来,跟李长寿这边解释的时候。

    墩子手中的钢刀,早已经是出鞘,无比果决的便是抹在了胡四海的脖颈上。

    可怜胡四海瞳孔猛然放大,张大了嘴巴如出了水的鱼一般想说些什么,可温热的鲜血不断汩汩流淌间,他的眼皮却是陡然一番,再也没有了生机

    “嘭!”

    一脚将胡四海死猪般的尸体踢到了一旁,墩子有些无语的看向李长寿道:“哥,这种杂碎,宰了便宰了,何必这么麻烦呢?”

    “你懂个毛线!”

    李长寿登时没好气的瞪了孙子这憨憨一眼,“少操心这没用的了,赶紧把这边收拾一下,等下,城里少不得还得肃清!咱们再不能犯这等失误了,明白么?!”

    墩子自是明白李长寿的意思,也隐隐有点摸到了李长寿的线,忙是重重点头:“哥,我马上收拾!”

    离开墩子这间公房,李长寿扫视周围人群,刚要出声安抚他们的情绪,杨彪却是又快步过来,贴着李长寿的耳边低低耳语道:

    “爷,那辅兵总旗一家子人从西门出去之后,想往鞑子那边跑,已经被咱们沉海了”

    “嗯。”

    李长寿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又对杨彪低低耳语几句,这才是露出了笑容,笑吟吟的给一众心惊胆战的老百姓们解释起来。

    这种时候,大战在即,又怎只是窸窸窣窣的杀鸡给猴看?

    就算不人道,就算要因此背负骂名,但李长寿却绝不会再有任何心慈手软,给绝大多数人的安危,留下什么隐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