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只是不喜欢有臭味的东西!  末日魔神动物园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南宫问仙出现在了西区荒原,门卫跟南宫问仙问了声好,但是他并没有透露南宫问仙是园长的身份,只是称呼经理。南宫问仙了解了情况,朝着哮天径直走去。

    队伍里的女生个个都痴迷于南宫问仙的颜值,就连还在恶毒地怨念着赵皮皮居然没事的章雨涵也是愣住了。这颜值,简直是千古奇谭啊!试问除此之外,还有哪位跟南宫问仙媲美?

    被南宫问仙迷住的章雨涵心里正打着小算盘,要是她能傍上南宫问仙,光是以南宫问仙动物园分区经理的身份,她就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了!不知道比张福厉害多少倍!想到这里,章雨涵就决心要对南宫问仙下手。

    她对自己的颜值很有信心,其他方面也是出类拔萃的是个男的都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但可惜了,南宫问仙完全免疫!

    魔神之子,岂会被区区妖艳贱货被迷住?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来到战场中央,南宫问仙首先看到的是受伤的保安,要是只顾其他的,他这老板会怎么做下去?

    检查了那位保安,南宫问仙说道:“你这伤不太要紧,去分区医院包扎一下,擦点药水下午就好了。”

    “谢谢经理!”受伤的保安对南宫问仙说道,然后领着安保队离开荒原。这件事他们保护及时,论功行赏都涨了一个月的工资。

    随后来到哮天身边,哮天立马从高冷的狼王转变成了傻里傻气的二哈,对着南宫问仙蹭来蹭去,很是讨喜。

    南宫问仙笑着抚摸了下哮天的“狗头”,说道:“干的不错,哮天,中午给你加饭!”

    “嗷呜!”哮天嚎叫一声,表示它得到了主人的夸奖,现在非常高兴。

    又笑了笑,南宫问仙目光转向了哮天身后的赵皮皮和杨锦鲤。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人给你安排行程阿。”南宫问仙半跪着看着赵皮皮说道。

    赵皮皮不敢直视南宫问仙深邃的眼眸,低着头回答说:“我不想麻烦你,我跟其他人一样按规定来就好了,不想欠你这个人情。”

    南宫问仙好笑地对赵皮皮来了一记宠溺摸头杀,说道:“什么叫欠我这个人情啊!你要想来这里玩,随时都欢迎你,怎么算是欠我人情了呢!你傻啊!”

    被南宫问仙温柔地抚摸着,赵皮皮害羞地红了脸。

    一边吃着狗粮的杨锦鲤都看不下去了,立马打破这奇怪的氛围,说道:“哎呀行了,你们俩能不能考虑我的感受?现在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被杨锦鲤这么一说,南宫问仙没说什么,收回了抚摸着赵皮皮的手。一瞬间,赵皮皮突然有种失去了最爱的感jio,朝着杨锦鲤就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但看起来依然可爱。

    杨锦鲤无辜啊,她怎么知道赵皮皮会这样,但谁也没想到啊就连仙歌我都没想到!

    看了眼杨锦鲤,南宫问仙已经知道了她跟赵皮皮的关系,不是发小就是好闺蜜,可能两者都是也说不定。

    注意到了赵皮皮受伤的左脚,南宫问仙伸出手轻柔地揉了揉,赵皮皮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电流从脚踝蔓延全身。

    “嗯~,疼呐!”赵皮皮咬着玉唇轻声道。

    南宫问仙不管不顾,又继续揉了揉,这次力度更加温柔了许多。赵皮皮享受地说不出话,脸颊却是比苏丹还红。

    过了一会,南宫问仙收回双手,说道:“待会我带你去分区医院擦点药,过不了多久就会好了。但是现在你不能走路,不然会恶化的,明白了吗?”

    “嗯嗯,我明白了!”赵皮皮冲着南宫问仙点点头,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

    得到回应的南宫问仙转身对着身后的哮天叫道:“哮天,她就拜托你了。”

    “嗷呜!”哮天嚎叫一声,随后走到赵皮皮身边,放低身子,似乎是在示意她坐上去。

    “啊?要我坐上去吗?”赵皮皮看着南宫问仙问道。

    南宫问仙点点头,道:“放心好了,哮天很听话的,你可以叫它哈士奇!”

    “嗷呜~汪!”哮天搞怪地嚎叫一声,惹得两位美女嬉笑不已。

    在杨锦鲤都搀扶下,赵皮皮坐上了哮天的后背,哮天很乖巧地做个专属坐骑,赵皮皮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骑着一头高大的狼王,简直不敢相信这不是梦!

    杨锦鲤也是一副羡慕的样子,但一想到赵皮皮是伤员,心里也就释然了。

    让哮天带着赵皮皮和杨锦鲤先离开这里,南宫问仙走到旁边的狼群之中,叫了一声:“刚才是谁先发起攻击的?”

    话音刚落,一头脸上有疤的荒原狼就一脸委屈地低头走到了南宫问仙身前,支吾地叫了一声。

    “就是你带的头是吗?”南宫问仙再次确认道。这头荒原狼他认识,名叫小刀疤,做狼很实诚,很听话,不像是那种随意发起攻击的狼,于是再三确认。

    小刀疤点点头,向南宫问仙告知了真相。

    “一股刺鼻的味道?”南宫问仙听了小刀疤的话后心里疑惑,随后又问了是在谁身上闻到的,小刀疤描述了章雨涵的形象,大体来说就是“妖艳”!

    点点头,南宫问仙示意它们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然后自己也赶回入口,跟哮天汇合。回到入口,南宫问仙率先在人群之中一扫而过,很快就找到了符合小刀疤形容的章雨涵,径直走到她身边。

    看到南宫问仙朝着自己走过来,章雨涵受宠若惊,心里不知道要多激动。

    南宫问仙走到章雨涵身边,刚一近身,就被一股香味呛到,随后说道:“咳咳咳!你浑身上下怎么弥漫着一股香味啊?”

    “我喷了香水啊!女生喷香水不很正常嘛?”章雨涵回答说。

    南宫问仙捂住口鼻说道:“动物园规定,在园内不能喷香水,或者带着又强烈气味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吗!”

    章雨涵一愣,摇摇头,她还真不知道了。

    南宫问仙回头跟导游交流了几句,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章雨涵不停规劝,在坐着缆车来西区的时候就喷了香水,这才被荒原狼盯上了。

    “咳咳,事情我都明白了,就是你喷香水引起的。”南宫问仙远离章雨涵,指着她说道。

    章雨涵一下子愣住了,不服气地问道:“那为什么她身上也有香味,你怎么不说是她?”

    南宫问仙顺着章雨涵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她指的居然是哮天背上的赵皮皮!

    心里冷笑一声,南宫问仙走到赵皮皮身边,撩起长发闻了闻,弄得赵皮皮再次脸色通红,羞得抬不起头。

    闻了闻,南宫问仙感到神清气爽,冲着章雨涵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士身上的香味,是自然的!”

    随后抚摸了下哮天的“狗头”,再次说道:“其实我们动物园的生物都很听话,从来没有出现过袭击游客的事件,但就是不太喜欢有臭味的东西!”

    说罢,南宫问仙跟导游借过,领着赵皮皮跟杨锦鲤离开了这里。

    南宫问仙带着赵皮皮走后,章雨涵才气得胸前一阵翻涌,但一想到自己还要收服南宫问仙,很快就放下心来,重新回到队伍,跟着张福继续缠绵。

    离开荒原,三人一狼走在行人道上,往北区侏罗纪公园走去。

    周边游客的目光纷纷落在了赵皮皮的身上,这可能是由于她骑在哮天身上的原因吧。

    注意到周边炽热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的赵皮皮害怕地叫住了南宫问仙:“我这,是不是太引人注目了?”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南宫问仙无所谓地回答道。

    赵皮皮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说道:“可是我感觉他们都在看我诶!”

    “也许他们是在看哮天也说不定啊!”南宫问仙对赵皮皮说。

    “其实在我们动物园,乘坐动物参观的行为是随处可见的,等到了北区公园你就知道了。”说完,南宫问仙就继续走在前边不说话了。

    赵皮皮听了南宫问仙的话后也不再担心,紧紧地跟在了南宫问仙的身后,寸步不离。

    来到西区的一座山峰脚下,南宫问仙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的样子,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

    赵皮皮跟杨锦鲤也跟着停下,赵皮皮问道:“怎么停下了?”

    “等等,我等我的伙伴。”南宫问仙回答说。

    过了一会,天空中传来一声清鸣,南宫问仙嘴角微扬,说道:“好了,我们上去吧!”

    说罢,南宫问仙先行一步,朝着山顶一步一步走去,赵皮皮和杨锦鲤紧随其后。

    哮天的行动灵活敏捷,在登山这一方面也是一位高手,南宫问仙见状,邪魅一笑,冲着哮天说道:“哮天,你背着她们俩个,跟我赛跑,敢吗?”

    “嗷呜!”哮天兴奋地嚎叫一声,表示了它心中的迫不及待。低下身子示意杨锦鲤骑上去,过了一会,整装待发。

    “3!”

    “2!”

    “1!”

    “跑!!!”

    南宫问仙一声令下,哮天立马就像一支弦上的箭一样,“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南宫问仙也赶紧追上去。一场人狼赛跑就在山路上进行,游客们很识相地让开了一条道,也在一旁观赏这场别开生面的比赛。

    在人群之中穿梭,哮天灵活地游走于这条通往顶峰的道路,南宫问仙也步步紧逼,两位好朋友谁也不让谁,一脸的兴奋。哮天背上的两位美女也是感觉相当刺激,这么强烈的运动,她们还是第一次玩。

    很快,哮天第一个冲上顶峰,南宫问仙只恨少了两条腿,惨败!

    一路争分夺秒,来到顶峰后南宫问仙也不觉得喘气,走到了一处隐匿的滑索旁,哮天跟在他身后,杨锦鲤也从哮天身上下来。

    四处望望,南宫问仙突然吹了声口哨,悬崖底下立马冲出一只烈火般熊熊燃烧的小鹰,而小鹰背上,还坐着一只顽皮的小猴。它们正是不死鸟金乌和阿空两位拍档。

    金乌飞到南宫问仙身边,阿空也从它背上一跃而下,跳到了哮天头上,攥住它的耳朵嘶叫一声,像极了一位骁勇善战的骑士。赵皮皮跟杨锦鲤见状都笑了,没想到南宫问仙还有这几位活宝伙伴。

    南宫问仙看着眼前这一幕,打心底里笑了,随后冲阿空招呼一声,阿空便一跃而起,来到他肩头上。

    商量了几句后,南宫问仙对两位美女说道:“要去北区侏罗纪公园的办法又很多,可以步行,可以乘坐巡游车,也可以做缆车。当然,还有一种比较惊险刺激的不过没多少人敢用,今天我们就用这种方法去侏罗纪公园!”

    “什…什么方法啊?”听到惊险刺激,杨锦鲤就预感大事不妙。

    南宫问仙抓住身后的滑索,“靠这个!”

    “啥!就这个!”杨锦鲤闻言,吓得小脸煞白,她要真碰了这个,那还不吓得浑身无力,手软了就得摔下去?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了再怎么幸运,下辈子也是在病床上度过的了。

    南宫问仙嘿嘿一笑,道:“放心,不需要你来抓住这个滑索,自有人帮你!”

    闻言,杨锦鲤刚要松一口气,结果就看到南宫问仙冲着阿空说道:“阿空,上去。”

    杨锦鲤愣了下,她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南宫问仙居然让一只小猴子拉着自己一路滑到侏罗纪公园?这不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吗?

    “你不会让它带我过去吧?”杨锦鲤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宫问仙回答说:“不然呢?你还想要金乌带你过去吗?”

    “我天!”杨锦鲤被吓得可不轻啊!整个人差点就晕过去了。

    南宫问仙见状笑了笑,道:“怕什么啊?阿空是专业的,保证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

    杨锦鲤一副“你试试”的样子,看着南宫问仙说道:“我就不信一只比我还小的猴子,还能上天不成?”

    结果话音刚落,阿空头上的金箍一亮,阿空瞬间变成了一头威武的大猩猩。

    “啊!!怪物!!”杨锦鲤被吓得一溜烟跑到了赵皮皮身后躲着。

    南宫问仙拍了拍阿空一下,笑着对杨锦鲤说道:“哈哈,你怕什么啊?皮皮她都镇定自若的,真不知道你的胆子得有多小?”

    “呸!你就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们一样胆子大吗?我是女孩子,胆子小一点有什么不对的?”杨锦鲤不服气地说道,但看向阿空时依然是浑身颤抖。

    南宫问仙嘿嘿一笑,没有再理会杨锦鲤,而是说道:“待会,我们就从这里下去,顺势去到侏罗纪公园。这处滑索很隐匿,一般没人会发现,它的终点也很安全,不会有人知道你们大可放心会不会引人注目。”

    说完,南宫问仙又对着杨锦鲤说道:“你到底上不上?”

    杨锦鲤战战兢兢,弱弱地问道:“我能不能跟皮皮一块?”

    南宫问仙摇摇头,道:“皮皮不恐高,你恐高吗?”

    杨锦鲤点点头,但又问道:“这跟恐不恐高有什么关系?”

    “待会你就知道了。”南宫问仙说完就安排阿空上去把杨锦鲤提到自己的背上,尽管杨锦鲤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整装待发,南宫问仙对着阿空背上的杨锦鲤说道:“你可抓紧了,要是掉下去,我可不保准恁你能完好无损!”

    “还不是因为你?黑心大老板!”杨锦鲤气得对南宫问仙骂道。

    南宫问仙不管不顾,视作未闻,然后说道:“哮天,你先上。”

    “嗷呜!”哮天嚎叫一声,赵皮皮顺势抓紧哮天的皮毛。

    随后,哮天毫无征兆地一跃而起,落入悬崖底下。

    “啊!皮皮!”杨锦鲤吓得腿都软了,冲着南宫问仙直接骂道:“你这个恶魔,你把皮皮害死了!”

    南宫问仙翻了个白眼,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她出事了?”

    “刚才不”杨锦鲤话刚说一半,就突然听到了赵皮皮兴奋的叫声。

    “哇塞~!好棒诶!”

    杨锦鲤一听,整个人愣了愣,随后看向下方,只见赵皮皮完好无损地坐在哮天身上,一脸的兴奋,而哮天则四肢张开,在关节处露出类似蝙蝠翼一样的薄膜,迎风飞翔!

    看到这一幕的杨锦鲤整个人都不好了,吓得小脸煞白,差点就昏了过去。

    南宫问仙见状笑了笑,对阿空道:“阿空,我们走吧!”

    语毕,阿空点点头,右手环住杨锦鲤都身体,左手抓住坚固的滑索,顺流而下,一路朝着哮天滑去。南宫问仙也赶紧跟上,抓住金乌的jio,金乌立马展翅翱翔,带着自己的主人在空中飞翔。

    惊险刺激!

    哮天在前边带路,遇到岩壁立马靠着岩壁助跑,随后继续飞翔,阿空则顺其自然,顺着滑索一路向北,但怀中的杨锦鲤早已经吓得不敢睁眼了。

    南宫问仙抓着金乌的jio,一人一鸟和谐地随风飞舞,终于就和前边两位来到了侏罗纪公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