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魔神宴会,末日前的狂欢!  末日魔神动物园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顺利抵达终点站,三人三兽来到了万人瞩目的侏罗纪公园。

    侏罗纪公园不愧是溪风动物园最受欢迎的地方,这里的占地面积不仅是外边的两倍,人数更是三倍不止!足以看出溪风动物园的招牌是多么的受欢迎了。

    落地后,阿空变回了原来的小猴子形态,跟着回到了南宫问仙的肩头上。金乌也盘旋在南宫问仙头顶久久不离,哮天尽忠职守,依然背着赵皮皮,孤傲的狼王却有着一副二哈的样子,傻里傻气。

    杨锦鲤甚至不知道南宫问仙究竟是怎么样做到的的,居然能够驯服这么多怪物,让它们都只听南宫问仙一个人的命令。

    挑逗了一下阿空,南宫问仙笑着带领两位美女走下平台,进入侏罗纪公园。

    入门,映入眼帘的是潮水般流动的游客们,以及周琳琅满目的店铺,甚至还有一些骑着草食恐龙的游客!

    见到这一幕的杨锦鲤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居然真的有骑着恐龙的人!”

    南宫问仙笑着跟两人解释说:“在侏罗纪公园,有一些草食恐龙是允许骑行的,但租用坐骑的费用就要花费上万RMB,而且还是要以小时计费!一般人可没这种待遇,只有那些富豪才敢这么做。”

    说着,南宫问仙就领着两人来到附近的一家恐龙租用店,跟老板要了一头草龙,牵到杨锦鲤身边,说道:“给你试试。”

    杨锦鲤看着高大的草龙,心里犹豫了一会儿,南宫问仙见状又说道:“放心好了,草食恐龙,又不吃肉!”

    闻言,杨锦鲤咬了咬牙,最后跃上草龙背上的鞍上。草龙十分温驯,即便杨锦鲤在上边东摇西晃的,它依然不动如山,安安静静地等待指令。

    见草龙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抗,杨锦鲤心中大喜:“诶,它居然没有抵触我诶!”

    “那是当然,我们动物园的生物我敢用生命保证,它们从来不会随意袭击游客,除非有人冒犯它们了,就像今天在西区荒原那里发生的一样。”南宫问仙很负责任的说道。

    杨锦鲤高兴地拉了一下缰绳,嘴里说道:“原地踏步走!”

    话音刚落,原本一动不动的草龙就听话地原地小碎步,这让杨锦鲤见了更加惊喜,又给它下达了几个新的指令,草龙都一一遵旨。高高兴兴的杨锦鲤很快就跟这头小草龙产生了默契,彼此都很喜欢对方。

    随后,南宫问仙带着两人参观了侏罗纪公园的外围,最后来到中心地区的深水湖,也就是沧海和艾尼斯的住处,带领两人领略一番不一样的风情。

    “飒飒”,南宫问仙在深水湖边的观赏区朝着湖里吹了声口哨,很快,湖里便传来一声呼应,随后湖水翻涌,引得周边游客纷纷远离深水湖。

    过后,湖水冲天,从中冲出一头巨大的沧龙,如此庞然大物吓得附近的游客都连连退后。

    “沧海,艾尼斯呢?”南宫问仙冲着沧海问道。

    沧海用别人听不出的声音跟南宫问仙交流,随后一声咆哮,湖里再次翻涌,又冲出一头陌生的恐龙。它正是尼斯湖水怪艾尼斯,南宫问仙今早刚刚收服的魔神,但此时的艾尼斯跟早上的憨批模样完全不同,它变得更加可怕霸气,就跟大哥大沧海一样。

    人群中有几个见多识广的人看到这头陌生的恐龙时,心里大惊,随后叫道:“我靠!我没看错吧?这是尼斯湖水怪!”

    “真的是尼斯湖水怪啊!跟新闻里的一模一样!”

    “我的天哪!我居然看到了传说中的尼斯湖水怪!”

    “麻麻,我出息了!”

    “什么尼斯湖水怪,这根本就是天池水怪,好不好?”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厌烦的南宫问仙转过身,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各位,安静!”

    话一说完,现场立马安静得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听得到。

    南宫问仙扫视了四周一眼,随后解释说:“这头巨大的蛇颈龙,是我们动物园最近根据尼斯湖水怪和天池水怪的原型研制的实验品,名叫艾尼斯从今以后,它就是我们侏罗纪公园新的成员,恐龙家族的新一员了!”

    南宫问仙说完,人群中就有人很捧场地欢呼鼓掌:“欢迎水怪艾尼斯!欢迎!”

    一人开口,全体跟风。

    很快,这里便成了欢呼的海洋,都是在热烈欢迎艾尼斯的声音。看到这一幕的艾尼斯心里激动不已,同时很感谢南宫问仙为它做的这一切,沧海也是为艾尼斯感到高兴,自己的兄弟比自己受欢迎它都不在意。

    欢呼过后,艾尼斯正式加入侏罗纪公园,跟着沧海成为了人们最喜欢的恐龙。南宫问仙也在这之后带领杨锦鲤和赵皮皮两人参观了一顿侏罗纪公园,然后在中午为两人安排了住所。

    下午继续游玩,傍晚的时候,赵皮皮跟杨锦鲤告别了南宫问仙跟着人潮离开了动物园。

    晚上,南宫问仙的别墅中,灯火辉煌!此时的他正举办一场宴会,一场与众不同的宴会,专属于自己和诸位魔神的宴会!参加这场宴会的都是各位魔神,除了几位庞然大物无法到场,别墅内几乎是座无空席。

    坐在宝座上的是它们的主人,魔神之子南宫问仙,左边是人们熟知的哮天、阿空、屠凯和乌拉等魔,右边的都是体型较小,没有前者强壮的魔神,它们分别是金乌、晓飞、激光雨和六角星以及赖皮蛇。它们都是体型娇小的魔神。

    大家伙把酒言欢,无话不说,无话不谈,也有几位特别“针对”南宫问仙,专门找他“麻烦”。

    “俺说主人捏,昨天俺给你谈的那件事,你能不能给俺加点饭?一顿饭我就吃那么点,别说长到卡车大,小车大都不可能!”屠凯操着一口东北话对南宫问仙说道。

    南宫问仙喝了口酒,笑骂道:“你可拉倒吧!一顿两头牛还不够吗?其他兄弟可都没这种待遇!”

    “我靠!他喵居然吃两头牛?!我特喵就吃一半而已啊!”巨熊乌拉立马叫道。

    屠凯张着大嘴说道:“我们那是一个段位的吗?你也不瞅瞅你是荣耀黄金还是荣耀王者!”

    “我王者黄金那轮得到你说教!你个木头!”脾气暴躁的乌拉一时间就跟屠凯杠上了。

    屠凯不紧不慢,冲着乌拉喊道:“嘿,你丫个泰迪!居然敢跟俺拌嘴?你丫的信不信俺反手就给你个死亡翻滚?!!”

    乌拉不屑地回答说:“我看你连我一个大嘴巴子都撑不住吧!”

    “就你那巴掌,拍蚊子还差不多!俺这死亡翻滚,就连阿空都撑不住!”屠凯得意洋洋地说道。

    没想到阿空也加入了这场“战斗”:“屠凯你个笨逼吹牛皮能不能别带上我!”

    “俺吹牛皮?说得好像你就没吹过一样!俺之前老是看到你跟二哈吹大炮,这功夫我都甘拜下风了!”屠凯当众揭露了阿空的黑历史,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哮天在一边瞟了一眼自己的同桌们,说道:“我跟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要加害于我?”

    哮天刚说完,这下大家就笑得更欢了!就连南宫问仙都被它们逗得合不拢嘴,上气不接下气的。

    这场宴会,可以说是南宫问仙至今为止,办过最有趣的一场宴会了。宴会结束后,大家伙都回到了各自的住所。

    入夜,南宫问仙在微笑中进入了温柔的梦想,就在他们都无忧无虑地入睡的时候,外面的世界正即将面临一场可怕的灾难!

    美利坚洛杉矶内的某一家太空研究所内,研究员正在焦急万分地操纵着机器。就在刚才,他们投射到外太空的神秘药剂脱离正轨,从大气层往地球上坠落。

    这个神秘药剂由高分子钢材保护着,即使是直接从外太空坠入地球,也不会发生爆炸,但多多少少也会损坏。如果装在保护壳内的神秘药剂被人们发现,那么里面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

    这家太空研究所研制的神秘药剂,其实是危险的变异药剂,他们初步是想要为人类使用,从而创造出一批批超人类军队。可是现在研究失败,如果神秘药剂被其他人发现,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研究员争分夺秒地在机器上努力搜寻神秘药剂的位置,只要赶在别人发现之前寻找到神秘药剂并回收,事情就变得容易解决了。但是很明显,定位系统失灵了,他们忙活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那么,他们的神秘药剂究竟去哪了呢?

    溪风动物园内,西区荒原。

    参加完宴会的哮天正在荒原上瞭望远方,一头孤傲的狼王,它的梦想,不仅仅是驰骋草原,更远大的,是征服天下!自古以来,王者就应该征战沙场,可惜了我们的哮天,它是只二哈,只能陪着主人撒欢。这样想着,哮天感觉吹来的风更凉了。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流星,在哮天的眼前坠入远处的荒原。哮天一见,嚎叫一声后立马飞奔过去。

    来到远处的一个坑洞边,哮天看到了刚才天上坠落的东西,那是一个铁盒子,但是由于受到剧烈撞击,原本刀枪不入的外壳已经千疮百孔了。哮天跳到坑里,用爪子碰了碰这个神秘的铁盒子。

    “咔叽”,铁盒子突然直接裂开,从里面喷出一股神秘的雾气,哮天闻了闻这股雾气,瞬间感觉脑内一阵痛苦,仰天嚎叫一声。

    视线来到了北区侏罗纪公园某处的森林里,魔神之一的暴乱正趴在山洞里睡大觉,本来睡的好好的,突然一声巨响,像是某样东西砸在了洞口附近。听力敏捷的暴乱“眉头一皱”,立马从睡梦中醒来,闻声赶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

    那是一片空地,中央正有一样东西冒着红光,冒着烟雾。

    暴乱被红光吸引住,迈着巨大的步子就往红光走去,一入烟雾,这些雾气便顺势进入暴乱的鼻中,让暴乱感到痛苦且呼吸困难!很快,暴乱也像哮天一样,完全失去理智,痛苦的吼叫一声。

    在这一声可怕的咆哮中,棒子国这边也发生了可怕的事变。

    棒子国研究的超级生物,一种只有头部心脏是弱点,不达到一击毙命就无法被消灭的生物,已经临近尾声,快要被研制出来了。棒子国的科学家心里大喜,激动之下赶紧喝杯咖啡压压惊。

    结果这时,一只蚊子飞到了科学家眼皮底下,科学家被蚊子一叮,手中的咖啡一倒,操纵台就被咖啡“恩泽”。系统失灵,原本生产量为十的超级生物,立马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速增加!

    科学家见状吓得惊慌失措,赶忙控制住操纵台,最后虽然是控制住,恢复了数据,却将样本破坏掉,原本的超级生物被黑化,一种可怕的生物即将诞生!

    在这天晚上,世界各国陆续发生这种状况,就如圣经之中预言的,末日开始了

    第二天早上,南宫问仙被阿空叫醒,原本就有起床气的南宫问仙被阿空一打扰,立马不情不愿地叫道:“哎呀,这才几点啊?让我再睡会吧!”

    “哎呀!主人再睡就真的要出事了!”阿空焦急万分地叫道。

    南宫问仙双耳一动,立马从床上做起,眉头一皱,问道:“发生了什么?”

    阿空急得上蹿下跳,对着南宫问仙说道:“哮天,哮天它不见了!而且荒原里的狼群都离奇死亡了!”

    “什么!!”南宫问仙心头一紧,立马穿上衣服,快马加鞭赶到西区荒原。

    此时的西区荒原上,由于现在是八点半,动物园刚开业不久,游客也是不太多,原本还暗喜自己是最早进来的游客们,当他们发现了荒原里尸横遍野时,吓得可不轻啊!差点就给跪下了。

    很快,现场就被隔离,专业人员赶来现场调查,官方还报警叫来了警察。

    南宫问仙赶到现场,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心里别提又多震惊了。跟第一个发现状况的饲养员询问情况,南宫问仙仍是一头雾水,居然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哮天失踪,狼群离奇死亡,全军覆没,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南宫问仙心里疑惑不解。

    这时,又有人员赶来跟南宫问仙汇报,这次发生的,可不简单了!侏罗纪公园森林内部发现了多具恐龙尸体,而且都是同一个凶手造成的,关键是!森林隔离网被破坏了,大量恐龙倾巢而出!

    闻言,南宫问仙这才预感大事不妙!暴乱就在森林里边,要是它出来袭击其他生物,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幸好现在游客并不多,侏罗纪公园里的游客也寥寥无几,南宫问仙立马发布通知,全面封锁侏罗纪公园,不能够让游客进入公园。

    消息散步出去,侏罗纪公园被全面封锁,游客内部游客得知消息后立马原路返回公园外部,侏罗纪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连续发生的这两件事,南宫问仙依然毫无头绪,这时,一个警察叫南宫问仙跟他过去看一样东西,南宫问仙不疑有他,跟上了他的步伐,来到了一处坑洞边,这里正是昨晚哮天发现的坑洞。

    那位警察将坑里的铁盒子用工具拿了出来,放在南宫问仙面前,问道:“你知道这样东西是什么吗?”

    南宫问仙仔细端详了一番,摇摇头:“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警察点点头,说道:“那好吧,打扰了。”

    “没事,乐意效劳!”南宫问仙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句,然后一个人走到一旁,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线索,“那个盒子很可疑!我能感觉到里面有一种危险的化学药剂的味道,难道哮天它!”

    南宫问仙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跑到荒原狼的尸体边检查了一边,脸上露出了豆大的汗珠。

    “果然如此!”南宫问仙发现了杀死这些荒原狼的凶手,它就是哮天!虽然不知道哮天为什么会攻击它们,但是南宫问仙可以肯定,这一定跟那个奇怪的铁盒子有关!

    这样想着,南宫问仙来到刚才那位警察面前,跟他说道:“警官,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没事,请问南宫先生有什么事吗?”那位警察笑着回答说。

    南宫问仙表情凝重地看着他,指着地上放着的铁盒子说道:“警察先生,我怀疑狼群被攻击跟那个铁盒子有关!”

    “哦?先生此话怎讲?”好警察问道。

    南宫问仙解释说:“我刚才在那个铁盒子上闻到了一股很淡,却很刺鼻的化学物质的气味,而这些狼群身上的伤痕都跟这里的狼王完全吻合!我怀疑是狼王受到化学物质的刺激,发狂袭击了它们!”

    “哈哈哈!”好警察对南宫问仙的推理相当佩服,但却缺乏可信度,试问这里怎么会有化学品呢?

    “南宫先生,不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但你起码也要拿出证据来吧?再怎么说这里也不可能会有化学品吧?你说是不是?”好警察侃侃而谈,很显然他不是不相信南宫问仙,只是没有证据可言。

    就在这时,好警察接到了一条来自二号小分队的消息,听完后表情凝重,看着南宫问仙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南宫先生,你的推理十分正确!是我错怪你了!”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问仙一愣一愣的问道。

    好警察表情凝重地回答道:“我们派在动物园里寻找线索的小分队刚才被突然袭击,全军覆没。而袭击他们的,正是一头巨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