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七十七章  独逸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谭灏、何成泰、董忻都死了啊”

    余闲看完最新收到的一则宗门讯息,幽幽地长叹。

    一旁的霍修茂不经意听到她的叹息,怔道:“何师兄他死了吗?”

    余闲:“是啊,中了妖兽埋伏,连他师父都受了伤。”

    说完,她索性把那则内容为近半个月内门及亲传弟子阵亡名单的讯息转给了霍修茂。

    霍修茂看到了好些熟悉的名字,他陷入长久的沉默。

    余闲拍拍他肩膀,“大战就是这样的,认识的人突然就没了,不是一个两个,是一茬又一茬,跟割庄稼似的,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成为被割的那个。”

    霍修茂被她这不像安慰的话给勉强安慰到了,怅然道:“比起修士,对凡人而言更是一场灾劫,不知这一切何时才能结束。”

    “早着呢,妖兽的底牌还藏得好好的。”余闲随口说道,然后取出一根特制玉简,边用神识写入信息边念叨:“凰仪岭那片儿防守有漏洞,我得提醒一下还有宝兴郡的管事儿人是个靠不住的,也得说说嗯,还有巫师弟,你往哪儿去?”

    说最后一句时,余闲头都没抬,只提高了音量。

    巫曜宸堪堪起身,步子还没迈出去。听到余闲的问话,他面不改色地道:“四处转转,活动活动筋骨。”

    “找谁活动筋骨啊?”余闲语气不咸不淡,“在刚过去的半个时辰里,你起码朝城里望了五次,怎么,想找兽皇打架?”

    巫曜宸全无被点破的心虚,道:“若余师姐肯同去,倒也未尝不可。”

    “那不行,要死我也得跟沛儿死一块儿,跟你死一起了我亏得慌。”

    余闲将玉简往上一抛,看玉简消失后,视线才落到巫曜宸身上。

    “你想给妖兽添点乱子?”

    巫曜宸:“我是想,如果把妖兽的注意力转移一部分到城外,或许对镜师姐有所助益。”

    舒苹徽闻言毫不客气地道:“你明明是无聊了手痒吧!”

    巫曜宸:“你不想去?”

    舒苹徽:“呃”

    巫曜宸看向霍修茂:“霍师兄要不要来?”

    霍修茂干脆地:“要!”

    巫曜宸把目光投向余闲。

    余闲“呵”了一声,“跟我施压?”

    “岂敢岂敢。”

    余闲挑了挑眉,发出一道神识讯号。

    黑光电掣而至,巡逻到一半被喊回来的尹雪泽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余闲就道:“巫师弟想去妖兽那儿找乐子,你去不?”

    尹雪泽一个“不”字刚出口,舒苹徽眼疾手快地往他嘴里塞了块点心,噎得他一边咳嗽一边火冒三丈地瞪她。

    “去去去,当然要去,容容都出卖色相了,我们在外面坐享其成多不好。”

    舒苹徽冲霍修茂猛使眼色。两人径直推着尹雪泽飞走了。

    巫曜宸笑着向余闲拱拱手,余闲“啧啧”连声,手一摆,道:“行吧,出了什么事儿你们自己解决啊。”

    “定不劳烦师姐。”

    眼看着巫曜宸离开,全程旁观的贺宗桃忍不住问道:“你真不拦着他们?万一惹兽皇亲自出手怎么办?”

    余闲已经看起了下一道宗门密信,她漫不经心地道:“他们哪能连这点儿分寸都没。”

    贺宗桃想了想,点点头表示赞同,转而又问:“诶你怎么不去?”

    余闲眼皮半掀:“合着你一个人呆这儿能自保?”

    “”

    贺宗桃无言以对,并把屁股朝余闲那方挪了挪。

    “这就是你想做的东西?”

    顾瀛兮面色古怪地看着眼前的巨大之物。

    一炷香前,他终于完成了镜映容交给他的“任务”,将那堆看不出用途的事物交给镜映容后,对方一通鼓捣,于是就有了此刻的情形。

    眼前赫然是一只妖兽傀儡。

    “飞云狲我现在大概明白你的计划了,但是你的手艺是不是太粗糙了些?”

    顾瀛兮打量着这只勉强看得出来原型是幼年飞云狲的妖兽傀儡,狠狠皱眉。

    镜映容也在端详自己的“杰作”,“我没有学过操偶,只看别人做过。”

    顾瀛兮表情转为惊叹:“那你还挺厉害。”

    旋即他又皱起眉:“可你有把握不会露馅?先不说这具傀儡的外形着实不算逼真,它没有妖兽气息,太容易被发现了。”

    镜映容非常笃定地:“没有把握。”

    顾瀛兮:“”

    镜映容接着道:“飞云狲幼年时期本就气息淡薄,而且,世间生灵大多对幼崽会降低戒心,所以,有风险,但风险会比较小。”

    顾瀛兮仍是满面愁容,苦苦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无可奈何地说道:“罢了,如今只能放手一搏。路线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她带我来这里时,我看到了很多正在修建的建筑,我们沿妖兽驱策人修的路径走。”

    说罢,镜映容将手掌贴在飞云狲傀儡的腹侧,一圈白光自她掌下扩散开来,化为一道门户形状。

    她对顾瀛兮说道:“你先进去,我把禁制破开。”

    顾瀛兮依言钻进白光所化门户。

    他坐在傀儡内部,目之所见是一派透明,外面的景象清晰可见。即便是幼年期的飞云狲,身躯相较于人族也称得上庞大,因此傀儡内部空间足够宽敞,容纳两人绰绰有余。

    镜映容取出幻魅给予的精血。她以指尖蘸取血珠,凭虚勾画出一个个精微的血色符纹。符纹悄无声息地融入禁制,不多时,囚困整座宫殿的禁制法阵便如冰消般瓦解。

    顾瀛兮正用手摸来摸去,好奇傀儡内部的材质触感,镜映容突然出现在他对面,将他吓了一跳。

    “这么快?”

    镜映容一点头,说了声“坐好”,随即张开十指。

    傀儡内部忽然亮起如星图般浩瀚神秘的纹路,曲折交错的纹路汇集成一个个节点,一根根光芒所凝的细丝将她十指与节点相连。

    镜映容左手小指一勾,傀儡猛地跃起丈高又重重落下,顾瀛兮毫无防备,脑袋直接撞上了顶部,痛得他倒吸凉气。

    “你你你你小心点啊!”

    “哦,我没有经验。”

    镜映容语气听不出歉疚。

    下一刻,傀儡一个猛冲,撞坏屋里柱子,接着摇摇晃晃奔向宫殿大门,半路猛然加速,再一个流畅的拐弯,与敞开的大门擦肩而过,在顾瀛兮凄厉的惨叫声里撞开了高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