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八十五章  独逸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巫韶来势凶猛,掌门下意识想拉开距离,却在这时,一声厉嗥响彻四野。

    巨大黑影从天而降,于千钧一发之际挡在掌门和巫韶之间。

    砰!!!

    巫韶右拳轰中黑影,火焰涟漪重重扩散。黑影被击中的地方变得轻飘柔软好似云絮,瞬间吸收并卸掉了大部分力道,不过隐隐散发出了一股焦糊味。

    “嘶烫死俺了!”

    黑影怪叫道。

    巫韶飞身后移,以观来者全貌。

    对方是一只身披黑羽的怪异妖禽。它背生六翼,腹下长有两对走兽般的粗壮腿爪,颅顶覆盖坚硬的盔状骨板,骨板周围布满锐利尖刺。

    方才巫韶打中的地方是它左侧靠下的羽翼,然而此刻那只羽翼却泛着金属光泽,每根羽毛都坚若金石,仿佛刚刚的柔软仅是幻觉。

    “有点本事,俺乌岩来会会你!”

    妖禽将巫韶上下打量,然后看向掌门。

    “王上命俺来助你,你可别拖俺后腿。”

    掌门眼角一抬,脱口道:“小心!”

    话音未落,巫韶一记鞭腿砸在了乌岩的钩喙上。

    巨力冲击下,乌岩一头扎进了下方熔浆火海。巫韶攻势不停,左手五指屈伸成爪,掌心一团炽炎爆燃大放金光,犹如捉了一轮骄阳。

    得益于乌岩拖了时间,掌门此时法诀已成,头顶一朵青色莲花刹那成型。青莲与骄阳轰然对撞,两股截然不同的火系灵力瞬间引爆,掀起赤与青两色气浪狂卷横流,两道人影朝相反方向被推出老远。

    乌岩将脑袋拔了出来,除了钩喙表面添了一道红痕外未见损伤,羽毛上沾到的岩浆以极快的速度冷却凝固,随它抖震羽毛的动作簌簌下落。

    它脚爪蹬地发力一冲而起,六只羽翼表面淌过一抹幽暗光华,翅羽一振,便刮出团团黑光铺天盖地围剿巫韶。

    巫韶身化赤芒在黑光中穿梭闪避,落空的黑光若是与周遭燃烧的烈焰接触,烈焰就会瞬间像被定型般固化不动,随后迅速暗淡,似一块块岩石碎裂崩落。

    与此同时,地面一瞬长起无数青碧茎条,茎条顶端花苞凝结,顷刻间绚然怒放。于是便见火海之中朵朵青莲起伏摇曳,煞是盛大优雅,接天碧色一时竟似盖过了无垠流火。

    见掌门和乌岩联手暂时牵制住了巫韶,楚苍放下心来,凝神探测起无锋剑派修士的踪迹。然而空气里弥漫的黑烟对神识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阻碍效果,令探寻过程变得不太顺畅,时间久了连灵力运转都不甚爽利。

    楚苍确信伍长老等人就在附近,当下便有些心浮气躁。他念头一转,径直将那批被中了落羽符的昆煌宗弟子放出置于下方空地。

    “伍长老,我不知道你们躲在后面是在为我准备什么样的大礼,我也懒得去猜。从现在起,我数三个数,你们要是再不现身,就别怪我对这些无辜的可怜人下手了。”

    楚苍声音不大,却传出极远。

    “一。”

    他将神识往驻地外铺展,注意力高度集中,不放过任何动静。

    “二。”

    青蓝色的华美羽翼唰地张开,丝丝彩光绕身流旋,他神情中浮现警戒,一身灵力蓄势待发。

    楚苍嘴唇启张,正要说出最后一个数,却忽听得乌岩哇哇大叫,大片阴影从上空罩下。

    在楚苍说出第一个数字时,原本躲闪黑光的巫韶骤然暴起,直冲乌岩而去。披风飒飒鼓荡拨甩,将袭来的黑光一一掸开,她转瞬便欺近乌岩。

    乌岩虽惊不乱,张嘴射出一道散发毁灭气息的凝练光柱。巫韶双臂交叉强行挡下,臂上铠甲开裂火焰熄灭,她恍若未觉速度不减,一拳砸向乌岩头颅。

    眼中映出放大的拳头,乌岩暗喜,只道正中下怀。它颅顶骨板瞬间软化,身上黑羽却愈发强韧锋利暗镀幽芒,只等化解巫韶这一击后给对方一记杀招。

    但它万万没想到,巫韶竟是虚晃一枪,那一拳没砸到骨板上,而是倏地转为抓住骨板周围的一根尖刺,随即她另一只手也抓了上来。

    巫韶两只手紧握尖刺,不顾身后涌来的碧绿幽焰,口中暴喝,身躯发力,生生把乌岩庞大的身躯抡成了陀螺,再狠狠一摔!

    这一切说来漫长,实则只在转眼之间。乌岩虽未受严重损伤,却被抡了个七荤八素,完全没发觉自己被摔向了楚苍所在处。楚苍嘴角一抽,随手做了个拂拭的动作,一缕清风不知从何处而来,将乌岩稳稳托住,免得它砸到自己身上。

    乌岩眼前金星散去找回神智,乍一看到楚苍写满嫌弃的脸,顿时吓得结巴:“王上,俺,俺”

    楚苍正要说什么,突然瞥见一物,霎时色变,当即就要发动瞬移远离乌岩。

    然而为时已晚。

    乌岩后颈的羽毛下,一小巧饱满的囊状物冷光四射,锋芒如有实质,几能刺人眼目。它紧紧附着在乌岩颈后,借雄浑血气掩藏自身气机,连乌岩自己都毫无所觉。

    无锋剑派秘宝之一,剑胆!

    说时迟那时快,围绕昆煌宗的八根火柱之五分别冲出一道人影。五人青锋出鞘,剑气纵横;剑胆脱离乌岩,浮空而起,勾连五方剑意,大阵转瞬即成。

    五绝斩玄剑阵,阵起!

    离剑胆极近的楚苍和乌岩顿成瓮中之鳖。空间被斩断封锁,跟落羽符的联系被斩断分离,楚苍无法瞬移也无法通过落羽符掌控昆煌宗弟子的生死,而剑胆此等秘宝又非一时能破坏,形势可谓急转直下。

    伍长老便在五人之列。剑阵之力尽数加持其身,本就可怖的修为水涨船高,秋水长剑直指楚苍面门,他字字铮然道:

    “楚苍,即便我想把你碎尸万段,可我必须承认,你若是全力脱逃,我等也阻你不能。终究还是那句话,你要么离去,要么,你跟你的手下今日一同葬身此地。是死是逃,你自己选择!”

    楚苍脸色阴沉无比,乌岩这时也想到了剑胆是何时被藏在自己身上,明白是自己托大以致被巫韶利用,它又恼又愧不敢出声。

    楚苍考虑的时间并不长,他唇边慢慢浮起嘲弄的笑意,意味深长道:

    “我也还是那句话,你不要过于自信了。”

    说罢,他果断出手,与伍长老斗在了一处。

    乌岩则对上另外四人。那四人修为远不如伍长老,四人合力加上借剑胆之威才勉强与乌岩斗个旗鼓相当。也正因他们与伍长老修为差距过大,所成的五绝斩玄剑阵未能发挥全部威力。

    这边打得风云变色,而另一头,巫韶和昆煌宗掌门双双停了手。

    掌门垂下眼帘,似在看着那些垂头跪地的弟子,说道:

    “原来如此,剑胆锋芒太盛,需以血肉之躯来承载掩藏。而你们从一开始就算准楚苍决计不肯与你交手,我实力不济,他必会另派一面肉身强大的‘盾’来与你抗衡,因此你们决定将计就计,暗度陈仓。”

    说完后,场中沉寂了许久,他才听到巫韶那边传来幽幽一句:

    “真疼啊。”

    巫韶后背、肩头长出了数朵青莲,这些青莲模样稍有不同,它们每一朵均开九层莲瓣,颜色由雪白渐变为天青,当中卧着金灿灿的莲蓬。

    巫韶抬手从右肩摘下一朵青莲。她动作随意,但却是破开了铠甲、连着一块血淋淋的皮肉被一同扯下。

    青莲碧光飘摇,将带下来的那块皮肉烧成虚无。她手中腾起赤金之焰,把青莲包裹,两种特性迥异的火焰在手心展开角力,彼此灼烧侵吞,隐现杀伐之意。

    “净世青莲,无物不焚。与朱曦真炎相比,亦是不弱。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火。”

    她缓缓说着,话里情绪未明。然后,又低低地重复道:

    “真疼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