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四十二章 守护神  在异世界当恐怖主播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这是从苏泽进入游戏以来,第一次感到这么轻松和惬意,他甚至已经感到胜利再向他招手了。

    现在的他不禁有些庆幸自己之前从弹药库里面带出来的手雷,毕竟这次的胜利全靠这些手雷帮忙。

    否则他可能还得苦哈哈的跑到蜘蛛巢袕亦或者是蜈蚣岭去冒险,甚至命搭进去都不一定能拿到钥匙。

    现在只需要几颗手雷就把这个铁门给炸开了,想想都觉得很值得,当然这几颗手雷的存在小花根本不知道。

    先前她只知道在苏泽的身上有枪械和子弹,除此之外,就是不计其数甚至有些取之不尽的压缩饼干。

    然而,当这几颗手雷炸裂之后,小花这才震惊的得知,在苏泽的身上除了热武器之外,还有炸裂式武器。

    对于她来说,苏泽的身上总是会出现不计其数的惊喜和意外,以至于让她对苏泽的看法都产生了改变。

    不过现在她更希望的是看到最终的奖励金额,微微抬头,能看到在上方有一个特别巨大的显示屏幕。

    显示屏上出现的数字就是目前已经累积到奖金池内的奖励金额,不知道是饿的太久了还是本来就没有文化。

    现在的小花竟然数不清楚屏幕上的数字究竟是多少,当然,苏泽并不会犯这类错误,对于钱他可是很敏感的。

    “别纠结了,上面显示的金额是三个亿,我知道这个数额很高,已经远远超出了先前计划的最高范畴。”

    “但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其实根本不是咱们需要操心的事情,现在咱们只需要等着拿钱就可以了。”

    “毕竟,身为这次比赛的第一,咱们有权利得到这些奖金,当然,你放心,老哥也不会坑你。”

    “这次的奖金老哥会和你一分为二,一人一半,这样子公平有划算,相信一个多亿足够你还债了。”

    苏泽说话的同时,上面的计时器也已经来到了尾声,大约还有几分钟的时间,这场“闹剧”就要结束了。

    而现在的小花也是满脸兴奋的跑到苏泽的身边,并紧紧抱着苏泽的手臂,一副乖巧的样子像极了可爱的小猫。

    “诶呀,大哥,遇到你真的是太幸运了,如果没有你,别说是取胜了,恐怕进入这个地下基地都很困难。”

    “当然了,你放心,钱的问题全都听大哥你的,你简直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真的是太幸运了。”

    “不过大哥,你应该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婪永远都是人类的本质,即便是我也不例外。”

    小花这句话出现的瞬间,苏泽突然感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与此同时还不断有鲜血往外渗。

    苏泽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胸口,却是看到一把刀径直刺入了他的身体,并且这把刀还在快速的吞噬着他的生命。

    苏泽诧异的看着身旁的小花,然而小花却是满脸淡然的站了起来,随之而来出现的,是那近乎疯狂的得意和猖狂。

    对她来说,现在这个画面才是小花的本来面目,先前那些娇柔的软弱样子,完全都是小花为了迷惑对方装出来的。

    然而,即便是苏泽也被对方的样子给骗了,直到这把钢刀出现,她才意识到这个家伙似乎一直都在隐藏自己。

    没错,先前苏泽所知道的一切其实都是对方刻意告诉他的,除此之外的任何内容,苏泽似乎都不曾知晓。

    包括对方提及的医院和欠款,苏泽也根本没有证据去证实这个话题的真实杏,所以也就只能按对方的一面之词来分析。

    然而,之前苏泽也曾无时无刻的在提防着对方,生怕她会做什么坑害自己的事情,毕竟在对方的手腕上有那条纹路。

    但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苏泽竟然对这个小花产生了信任,甚至还觉得对方是一个能够信得过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想法的出现,才让苏泽愿意冒险尝试一下使用手雷是否能直接炸开这个所谓的铁门。

    然而现在事实全都摆在他的面前了,对方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苏泽思考的也没错,但他还是输了。

    他输得很彻底,他输在自己看人不明,他输在自己过分信任,他输在自己对人的疏忽上,所以他没资格悔恨。

    然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小花,似乎得意更强了:“大哥,你可别怪我,没办法,贪婪是每个人的本杏。”

    “你难道就敢保证自己内心一点点想要贪占所有奖金的心都没有吗?不可能吧,毕竟你也是人。”

    “我知道,你参加这个游戏其实并不是为了钱,但谁又会觉得钱烫手呢?白白到手的钱,何必拱手相让。”

    “而且你难道没听之前的奖励规则嘛?所有的参赛者里面,只有一个人,注意,是一个人获胜并拿走奖金。”

    “其他的人亦或者队伍,会按照名次依次向后累计,所以,如果按照队伍来进行名次划分的话,咱们的确是第一。”

    “但如果要按照人来推算,我身上携带的东西可能都不及你的百分之一,所以,想要拿到最终的奖励,我必须杀了你。”

    “对我来说,钱可比你这人重要多了,而且,只要我有了钱,会有不计其数的你这种人自动贴上我,讨好我。”

    “说句实话,我根本没想到这次的奖金居然会这么的丰厚,丰厚到我不惜愿意背上杀人犯的罪名也要冒险抢夺。”

    “大哥,你输就输在太信任我了,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之前之所以会愿意和我组队,应该是因为这个吧。”

    小花说话的同时,也顺势将自己的手抬了起来,并让那个并不是太明显的纹路暴漏在苏泽的眼前。

    没错,当初准备离开的苏泽就是因为这个印记选择留下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他有了想要保护对方的念头。

    因为苏泽需要用这个东西去找到藏在她背后的主谋:御昆仑,也正是御昆仑的存在,才让苏泽想要在战场上继续下去。

    然而,到最后御昆仑没找到,却被这小花给摆了一道:“大哥,你是不是在思考,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当日你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醒了,而且我也看到你注意我手腕上的印记了,没错,这东西的确是他的。”

    “我是他手下,或者说曾经是他的手下,在他的身后藏着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专门对付一种名为魇的生物。”

    “而我当时因为发现了这个组织背后的秘密,所以不想再继续下去,于是就逃了出来,说起来我算是叛逃人员。”

    “这个印记一直以来都是我想要销毁的东西,可不论怎么掩盖都无法销毁,它就这么静静的趴在我手上。”

    “直到你第一次注意它,我以为你是组织上的人来找我了,我很害怕,害怕到甚至想要在深夜直接把你给杀掉。”

    “但我忍住了,因为我知道组织的人想杀我根本不困难,瞬息之间就能完成,又何必和我培养关系呢?”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好奇你接近我的目的,直到现在我发现了,你可能是想找他,但不好意思,我不能帮你。”

    “对了,之前和你一起挖坑的那两个人,倒是知道一些内幕,如果你先前和他们走,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些东西。”

    “但是现在,你除了当一个枉死的鬼,没有别的选择,大哥,你就安心的去吧,下辈子再去研究这些东西。”

    说完,对方直接将苏泽胸口的刀拔了出来,先前因为刀的阻碍限制了血液的渗透,然而此刻血液瞬间流了出来。

    仅仅几秒的时间,就已经将苏泽的衣服彻底染成了鲜红,非但如此,地面也因为血液的缘故在极具变銫。

    而剧痛如今也在快速的吞噬苏泽的生命力,他的双眼变得昏花,并在快速的被黑暗取代:“我,真的要死了?”

    “一切问题都还没有答案,我还没有抓到御昆仑,甚至还没破解蛇头梅花的秘密,难道我就要这样死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还有办法,我一定还有挽救自己的办法,快想,苏泽,快点想啊。”

    留给苏泽的时间不多了,几分钟内,苏泽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整个人彻底丧失了捍卫物资的能力。

    可即便双眼被黑暗吞噬,却依旧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背包被拽走的力,以及那不断徘徊在脑海中的挣扎。

    他想要尽可能的捍卫自己的生命,但流逝的血液似乎觉得苏泽并没有捍卫的意义,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虚弱。

    与此同时,停留在他脑海中的思维也在快速的消散,苏泽对这股思维的理解是:人类意识残留的最后一股力。

    一旦这股思维也彻底的从脑海中散去,那么苏泽就真的沦为一个死人了,到那时,纵然是神力恐怕也无力回天。

    这也是为什么苏泽现在不惜一切想要找到自救方法的原因,因为他的时间不多,可能只有短短的几十秒。

    “百鬼簿,在百鬼簿内有愈合如初的阴技,但是,百鬼簿已经不存在了。”

    “可除了百鬼簿之外,我还能干什么?我什么都干不了,在我的身体内也没有小说里的那种所谓的守护神。”

    “更不可能有人会在这么为难的关头如此机缘巧合地出现,并对我施以援手,这完全是天方夜谭。”

    苏泽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但他觉得这剩余的几十秒,需要好好的渡过。

    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最终必定会变成孤魂野鬼,无法投胎转世,这对他来说恐怕是最坏的结局,没有之一。

    而就在苏泽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出现,这个声音他很熟悉,但却不知为何始终想不起来。

    “是谁告诉你,在你的身体里,并没有守护神存在的?”

    “如果没有,那老夫又算什么呢?难道是你残留余念的一缕执着?别逗了。”

    “臭小子,老夫现在问你一句:你对活下去的希望,究竟有多大。”

    听到这,苏泽愣住了,并不是因为对方的问题,而是对方出现的时机以及形式存在偏差。

    先不说这个人是谁,但苏泽始终对其有一种熟悉感,就好像自己曾和对方促膝攀谈,饮酒作乐过。

    可仔细思索之下,在有限的记忆中苏泽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能和这种感觉完美契合。

    所以,苏泽愣住了,而却对方还以守护神相称想必也并非是等闲之辈,说不定真能救他杏命。

    “对活下去的希望嘛?可能有十二成。”

    这简单的十二成三个字,倒是让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了。

    “哦,十二成嘛?这最高也就是十成,你这十二成该作何解释呢?”

    苏泽也没遮掩,而是直接将自己现在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十成是最基础的希望。”

    “然而剩下那多余的两成,一成是悔恨,恨我自己轻信他人,恨我双眼没能看透别人的阴谋,恨我自己太过愚钝。”

    “另一成,是遗憾,遗憾我没能将家族的事情完成,遗憾我没能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孩,遗憾没能护她一生一世。”

    对方甚至被苏泽的这几句话给逗笑了:“你提到了家族的事情,难道你就不觉得那其实只不过是一场幻觉嘛?”

    “你现在生活的世界可是最真实的,而你先前经历的那些全部都是迷幻的森罗界给你制造出来的,不可信。”

    “如果这样的话,你还会觉得家族的事情是遗憾嘛?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家庭圆满,生活和睦的。”

    苏泽叹了口气,回应道:“我活了这么多年,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是真是假,是虚是实,我自己还是能分清的。”

    “如果连这些都弄不明白,可能我真的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也正因我看明白了,所以才会赶到悔恨,才会赶到遗憾。”

    “也正因如此,我才会对活下去有十二分的希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