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2章 一件件一桩桩  神医丑妃惹不起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她的话没说完,但内宅的女人都知道她做了什么。

    何穆红心疼女儿,当先对梅羽霓发难起来:“没想到二小姐是如此卑鄙的人,利用兰儿单纯,让她做这样的事情!

    “果然,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血液里流淌的卑劣,就算是国公府这么多年的培养,也洗不掉!”

    这话触了梅羽霓的逆鳞,她高声道:“婶婶这话有失偏颇,若我的身份没有被发现,现在你还当我是梅家的大小姐呢!见了我的面,装出一副假笑来!”

    说着话,她挺直脊背:“我梅羽霓号称京城第一才女,凭的可不是振国公府大小姐的身份!”

    这话倒是不假,她双面绣名动京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若不是梅寒裳的出现,她大概始终会保持一副温柔贤淑、单纯善良的表象吧。

    但人往往在经历了事情之后才会表露出本质,眼见自己的一切就要被夺,她终归还是露出自己青面獠牙的一面来。

    “二妹这么说,是承认曾经挑拨过四妹针对我了?”梅寒裳故作震惊地问。

    “我从来没挑拨过四妹,自始至终,她不过是瞧不起你而已!她想针对你,只是出于自己的阴暗和恶毒,跟我可没任何关系!”梅羽霓冷冷道。

    说完,她还不忘记内涵何穆红一下:“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婶婶这样的格局,女儿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何穆红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梅羽霓:“你!”

    她转头看向梅香,恨恨道:“你继续说,梅香!把她干的坏事都抖露出来,你别怕,我会护着你!”

    梅香继续道:“而真正让奴婢下定决心不帮小姐的,还是最近在宁国公府发生的事!宁国公府的小公子落水,也是二小姐设计的!”

    众人大惊!

    这件事大家都有所耳闻,却不想有这样的内情。

    “她为何要设计?”梅嵘之问。

    “二小姐想做三殿下的正妃,却不得太后娘娘的欢喜,所以她想利用这次宁国公夫人寿辰的机会,制造个机会,让自己好在太后娘娘跟前露脸。

    “她找人辗转打听了宁国公府的情况,非常细的那种。然后发现,宁国公府一岁的小公子经常跟奶娘在鉴明湖边玩耍,便定下一计,想要让小公子落水,然后自己跳下去救人,以此获得太后娘娘的赏识。”

    “竟有这等事!”这次就连振国公都震惊了。

    “你们是如何设计的?”梅嵘之问。

    “小姐让奴婢出去买了个玩具皮球,悄悄带到宁国公府去,然后奴婢找机会趁小公子的奶娘,悄悄将小公子带到曲桥前,然后将球扔上曲桥,让小公子跟桥上的小姐们碰见。

    “二小姐那边则见机行事,瞧见小公子让林家小姐抱着,便悄悄往湖中扔食物,引得小公子探身瞧锦鲤吃食。

    “然后她再将事先准备好的虫子扔在林家小姐的身上,导致林家小姐失手将小公子掉进水中。她再跳水下去救人!

    “林家小姐之前就有风声说被兰妃娘娘看中了,作为三殿下正妃的人选。而二小姐跳水的时候,还故意将大小姐拉了下去,因为她知道大小姐常年吃那药丸,早已伤了肺腑,下水必死。

    “二小姐这是一石三鸟之计!”

    梅香说完,周围一片寂静。

    大家都被梅羽霓狠毒的心思,复杂的心机给震惊了。

    还是夏灼言打破了沉默:“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但这其中还是有破绽。她怎么能算准,大小姐和林小姐都会在那个点出现在桥上?”

    梅香回答:“二小姐早已打听过,小公子喜欢在湖边玩的时间正好就是她们来参加寿辰,宴席开始之前,才会定下这个计谋。

    “至于大小姐,二小姐知道五小姐跟大小姐关系好,定然会跟着大小姐。而五小姐年纪小,最喜欢新奇东西,所以她料定,五小姐定然会拉着大小姐去曲桥上玩耍。

    “而林小姐,则是被二小姐故意带去的。殿下应该记得,您在凉亭里曾经碰见过大小姐吧?二小姐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所以故意将这件事透露给林小姐,暗示大小姐还没放弃勾引殿下,林小姐就带着众人去曲桥上找大小姐的麻烦了!

    “而奴婢早就准备好了,在瞧见林小姐去了桥上之后,立刻就去将小公子偷偷抱了过来!”

    “没想到竟是这样!”梅寒裳惊声道,不可置信地看着梅羽霓,“二妹,我待你如亲妹,甚至为了成全你坚持跟殿下退婚,你为何这样算计我,屡次要我杏命?”

    “她这是胡说八道!”事到如今,梅羽霓还不承认,“她说得再好,没有证据就不是真话!”

    她看向梅香厉声问:“证据呢,你的证据在哪里?”

    “那个皮球还在奴婢的箱子里呢,小姐要证据,可以让老爷派人去取。”梅香回答。

    梅羽霓冷笑:“一个球能说明什么?你想陷害我,自会故意去买个球。”

    “帮你捉虫的禄福算不算?”梅香又道。

    听到“禄福”的名字,梅羽霓脸銫灰败。

    她败就败在没有隅早将禄福解决掉,以至于现在成为她如此被动的缘由!

    之前禄福消失她没想明白,现在总算知道了,禄福肯定是被梅寒裳抓走了。

    “那个小甲虫是禄福抓的,他能说出甲虫的样子。禄福那日并未去过宁国公府,若他真的能说清楚,那就说明,虫子就是他抓的。”梅香道。

    振国公问:“禄福现在在哪?”

    梅香说了他的住处,振国公立刻让人去找。

    梅寒裳道:“就算没有禄福,想必宁国公府也能帮忙调查出来。梅香抱走小公子,就算再怎么隐秘,肯定也会有人瞧见的,总会找出蛛丝马迹来。”

    众人点头。

    这时候,管家禀报振国公:“老爷,卖药的人找来了。”

    振国公大手一挥:“让他进来问话!”

    管家下去,不一会带了个人穿着补丁衣服的人进来。

    振国公亲自问话:“几个月前,你卖给梅香一副药是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