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9章 武力威逼  神医丑妃惹不起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梅寒裳睡到半夜,感觉脸上一阵发寒,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她就看到了那柄寒光闪闪的剑,剑刃又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睡意全无,转头去看,果然看见那张死人脸!

    “王爷!复诊的日子还没到呢,您怎么又让追难把我掳来了!”她高声问。

    夏厉寒把玩着手中一枚绿茵茵的扳指,没说话。

    梅寒裳看向追难。

    追难握着剑柄的手松了松,但在看向夏厉寒之后,就又重新握紧了。

    “梅大小姐,王爷找你是有事要问。”

    “有事问不能好好请么?老玩这一套有意思吗!”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她可真不能忍,夏厉寒一次又一次这样把她弄进宫里来。

    夏厉寒将绿扳指往桌子上一放,冷冷问:“你要嫁给夏灼言?”

    “狗才要嫁给他!”梅寒裳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倒是不奇怪,为什么消息会传得这样快,毕竟,都让她从夏灼言和夏厉寒中间选一个了。

    夏厉寒对追难使个眼色。

    追难终于松了口气,将剑刃从梅寒裳的脖子上收了回来。

    梅大小姐这表现杠杠的,一句话就让主子消了气。

    刚才他还在为难呢,要是主子让他割下去,他该怎么办,他可真的舍不杀她呢!

    “不嫁夏灼言,就嫁给本王。”

    “狗才”

    梅寒裳的话刚出口就硬生生忍住了。

    狗王爷在这呢,就算骂也不能当着面啊,心里骂就好。

    “那个,王爷,您瞧我”

    梅寒裳将自己带着胎记那一面的脸展现在他的面前,“就这样子,您瞧着,能吃得下饭吗?”

    “吃不下。”

    王爷很实诚。

    梅寒裳翻个白眼接着说:“那就是了,王爷何必要娶小女呢?娶回来放着膈应你的吗?”

    “传宗接代,跟脸没关系。”夏厉寒接着又来一句。

    梅寒裳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传宗接代,王爷啊,就您这身子骨,想得还挺远!

    “咳咳,那个,就算是传宗接代,也该找个长得差不多的啊,就我这种带胎记的,是会遗传的知道吗?王爷这盛世美颜,怎么能让我把后代的颜值拉低了呢?找个漂亮的小姐多好呢!”

    她循循善诱,跟他科普遗传知识。

    “少说废话。明日,你选本王就行。”夏厉寒终于不耐烦了,皱眉道。

    梅寒裳看着他:“若小女不选”

    “锵”!

    追难的剑出了鞘。

    梅寒裳的话赶忙转了个弯:“不选是不可能的!肯定要选王爷您啊~”

    夏厉寒看着她:“你若反悔”

    话顿住,追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剑劈向了旁边的椅子。

    “砰”的一声,椅子从中间被劈成了两半,刀口十分齐整。

    梅寒裳内心瑟缩了下,想着,这刀口死的话大概痛快。

    不过,她刚刚穿越过来,好不容易混得风生水起,还没活够呢。

    “你们振国公府的人,我想让谁成这样,谁就能成这样。”夏厉寒的声音如冰窖透出来的。

    “我怎敢反悔。”梅寒裳立刻回答。

    她信夏厉寒有这个能力,端看追云就知道了。

    追云那样的轻功和办事能力,这样的人在他的麾下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个。

    别看这王爷病娇娇的,好像没什么战斗力,实则腹黑得很!

    他明着不敢动振国公,但来个暗杀啥的,还不是妥妥的吗?

    想让她“死于非命”,也定然是十分容易。

    好汉不吃眼前亏,暂时答应了就是!

    等着真的娶了她,她有千万种法子来恶心他,让他休了自己。

    到时候,是他不要的她,可怪不得她了。

    见她乖乖的不说话了,夏厉寒略略满意,点头对追难道:“送她回去。”

    梅寒裳表示,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

    摆脱了三殿下,好日子才刚开始,就又缠上了个康王!

    可是,她有点不明白,病娇货为什么非要娶她?

    难道是因为她会治病?想要把她这个“神医”绑在自己身边?

    可这也不至于需要成亲吧?

    想到他那盛世美颜,梅寒裳的心情有点复杂。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非要找个人嫁的情况下,他这颜值也算是上上之选了。

    要是再能睡一睡他啧啧

    梅寒裳想得入神,旁边追难忽然出声:“梅大小姐。”

    梅寒裳回神,转头看着他:“什么事,追侍卫?”

    “您的口水流下来了。”

    梅寒裳:“”

    第二日下午,果然宫中来了消息,让梅寒裳和郑苏苏一起进宫去。

    郑苏苏一路上都握着梅寒裳的手,红着眼圈:“裳儿,娘不会把你推进火坑的,今日,不管怎么说,咱们一个都不选!”

    梅寒裳被郑苏苏的爱女之心感动:“可若是这样,在太后娘娘那获罪了可怎么办?”

    “不管是怎样的结果,都有娘和爹扛着呢,你不用操心,你只管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决定就好!”

    看着郑苏苏这为了女儿不惜豁出去的样子,梅寒裳眼圈就红了。

    她紧紧握住郑苏苏的手道:“娘,女儿大了,也能保护你们。”

    郑苏苏似乎意识到什么,变色道:“怎么,裳儿,你要做什么?”

    梅寒裳对她灿然一笑:“娘,放心好了,不管后面如何,我都会过得很好的!”

    不就是个病娇王爷么,大不了不给他治病了,慢慢熬死他!

    车子很快就到了皇宫,有宫人早已得了太后的嘱咐在宫门口迎他们了。

    她们跟着内侍一路往里,最终来到了太后的慈宁宫。

    今日颇为正式,太后端坐在上,下手依次坐了皇后娘娘、兰妃和其他众嫔妃。

    夏灼言和夏厉寒坐在众嫔妃的对面。

    夏灼言一身水蓝色的长衫,容光焕发。

    夏厉寒依然是白色衣袍,神色慵懒。

    梅寒裳走进殿中,立刻就迎来了众人的目光,其中数兰妃的目光最为锐利。

    兰妃今儿个气不顺,她是被太后叫到慈宁宫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儿子想要迎娶梅寒裳。

    这个梅家大小姐,她是非常不中意的,压根就配不上她的儿子。

    她儿子以后可是要当太子做皇帝的,这种丑女人怎么能当母仪天下的皇后呢!

    当然这种小心思她只敢在心里想想,面上只是冷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